52周創新高法/強勢股投資法/動量投資法

2016-07-17 11:03:00來源:blog_6c67c1430102wi02瀏覽:242

當眾鳥歡歌時,我們很難再聽見夜鶯婉轉的低唱。

市場開始熱鬧時,價值投資也就漸漸被人遺忘,這也正是市場的魅力所在,各種風格的人都能以自己的方式笑傲江湖。

 

有博友“農民”與我探討52周創新高法,摘錄如下:

“辛巴兄,從昨晚到今早一直在想著‘52周創新高法’的可行性,前些日在管我財的博客里看到有人用此法戰績頗豐,昨晚在語風林博客里看到語風林也一直在用此法,想起辛巴兄和同福先生都曾是歐奈爾的鐵粉,不知兄對此種方法是否了解?此方法如有效為何從未聽同福先生和兄提起過?如無效為何細琢此法確有其合理之處?

望兄賜教、解惑、答疑!

賺快錢、省事錢的誘惑就如同美女啊。”

 

看了這個評論后,我不禁一笑,本不想去評價他人方法的優缺點,但既然這個神奇方法讓博友“農民”如此糾結,作為遍覽各種技法的江湖人士,不說幾句確實對不起朋友,所以我也就到“管我財”的新浪博客中找到了這個“52周創新高法”,并摘錄如下:

 

“前兩天回香港見了一位朋友,一位非常鄙視價值投資,認為價值投資是一種事倍而功半的投資方式的朋友。

他說過最難頂的一句話是‘如果世界上有人可以用簡單而分散的投資方法超越他過去十年的復合回報率,他愿意長跪一年拜他為師,可惜呀,天下無一人!’

朋友的投資方法非常簡單,簡單得令人不敢相信(后面補充),也難怪他會認為價值投資是一種事倍而功半的投資方式了。朋友采用的據稱是他所自創的‘52周新高投資法’,他不太愿意透露詳細的操作方法,表示如果公開了就會不靈了。但朋友喜歡顯威,多年見面我也大致摸清他的操作模式。希望朋友不會發現這篇文章,否則真的朋友也做不成了。我所理解朋友的投資模式大致如下:

1,他建立了一個五百多只股票組成的股票池;

2,股票池里面都是上市滿三年以上的舊股;(注:看來朋友也很小心)

3,把資金分成四十份;

4,每個周末買一份報紙看財產版,如果發現股票池中有創52周新高的股票,下周一的時候買入一份;

5,累積滿四十只股票后,如果出現股票池中還出現新的52周新高股票,把四十只股票中,過去半年回報率最差的股票剔除,然后把注碼平均買入新的52周新高股票;

6,如果一直沒有任何新的52周新高股票出現,則一直持有這些股票,直至創下52周新低的箭頭出現時才賣出,并持有現金,等待新的52周新高股票出現。”

 

只看這個方法,確實很簡單,可以說平常無奇,但其實際效果卻是驚人的,以至于“管我財”在轉述這個方法時,用的標題是:“是否應該放棄價值投資?”

 

而“管我財”對其朋友績效的介紹也是充滿吸引力的:“偏偏就是這樣的一位朋友,他的復合投資回報率在我認識的朋友當中是最高的,達到驚人的40%以上!甚至在去年的大熊市中,他居然也可以獲得22%的正回報率,而今年第一季度,他的回報率是27.6%!以至于我們見面后的兩天來,我都睡不好覺,一直想著朋友說的每一句話。”

 

對于這個方法,小小辛巴我認為不能簡單地嗤之以鼻,這不是一種理性的態度。

 

國內有些價值投資者,自以為學了些巴菲特的價值精髓,言必稱巴菲特,好像以巴菲特為師,自己就是巴菲特的化身一樣,總是看不起其他人的交易方法,明明交易績效遠遜于人,還要以不屑一顧的神情說什么:“你賺錢了不代表你就對,你不過是打著投資的名號做投機的事‥‥‥”

 

我認為,打擊別人并不能證明我們自己高明;堅持自己所信仰的,并不代表我們可以隨意貶低別人所善長的,交易市場中的成功道路有很多條,我們都只是在路上。

 

本來,我并不適合于探討這個問題,因為,嚴格來說,我不是什么價值投資者,我只是一個長線交易者,除了在注重安全與長遠空間上與某些價值投資者有交集外,并沒有太多共同之處。

但是,在探討各種交易方法上,我卻還是有一點發言權的,因為首先我不把自己定義成價值投資者,所以,也就不會太狹隘;

其次,在哲學觀上,我不是“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儒家,卻是無為而治、順其自然的道家,所以,相對會客觀一些;

最后,以我17年的交易歷史而言,基本上各種方法都研究過,對于其中的利弊得失也略知一二,所以,相對會全面一些。

 

老鳥的唯一優勢,就是經歷過各種風雨,雖然未必是飛得最高的,但一定是見識最廣的,所以,我說上幾句應無問題。

 

一、52周創新高法的背后原理

這個52周創新高法,“管我財”介紹得不完整(主要是對該方法的風險防范機制沒有提及),所以,我們只能得到片面看法,但是,其原理還是比較清晰的。

 

能創出52周的新高,就是一種強勢表現。

 

52周大致相當于一年交易日的總和,而52周新高意味著能夠創出一年的新高,對于大部分股票來說,能夠創出一年新高并不容易,這種推動力量要么是業績推升,要么是價值回歸,要么干脆是有些幕后力量聯手炒作······但不管它是什么,其直接表現就是股價走強,向著一個一個新高奔去。

 

而根據《笑傲股市》(小小辛巴注:我看的是1997年9月1日工商出版社第一版,江俊雄譯的,譯文跟現在流行的第四版稍有差別,第四版只是增加了些圖表,雖然更加直觀,但在譯文質量與文字編排上,個人認為還是第一版要好得多)作者威廉·歐奈爾的研究:

 

“《投資者財經日報》也會每天登載各30檔(小小辛巴注:52周新高法是選擇40檔)紐約及NASDAQ市場股票的股價走勢圖。如果一檔股票創新過去12個月來的高價(小小辛巴注:時間長度與52周創新高同),每周登載一次的圖表會列出這檔股票過去12個月來包括高、低及收盤價與交易的情形。如果超過30檔股票創新高價,則依每股盈余排行選出前30檔股票;若是創新高股票未及30檔,則剩余部分由成交量增加比率最多的股票依序遞補填滿。(小小辛巴注:其排序比52周創新高法合理,更強調業績)”

 

“令一般人難以接受的,就是股票市場的‘反群眾定理’,也就是:大多數人認為不宜追高的股票卻愈漲愈高;而大多數被大家‘逢低搶進’的股票反而愈跌愈低。”

 

“我們分析過,在以前數次股市的行情循環里,當時的報章上每日所登載的創新高及新低的股票資料。結果十分的明顯,創新高股票易于再創出高價;淪入創新低名單中的股票,反而傾向于再創新低。”

 

“許多專業投資經理人常犯一個錯誤,就是在股價剛大幅下挫時,便買進股票。歸究原因,這些專家的最大問題是,一味靠基本分析及消息解釋,并以自己意思評估股票價值(低本益比),根本不管股價走勢透露的訊息及真相。經驗顯示,市場自己會講話,凡是輕忽市場能力的人,終究會吃虧的。”

 

“換句話說,報章上登載已經創新低的股票,通常也是前景不看好的股票。相反地,在一個多頭行情里,第一次登上創新高榜單的股票,并且伴隨著大額的成交量,這檔股票很可能是一檔飆股,投資人應當特別注意。另外,有眼光的投資人則應在股票未登上創新低榜之前,先行脫手。”

 

“最出眾的股票在開始其最具爆炸性的股價上揚以前,就已經比其他近90%的股票更優秀了。所以,那些立志成為股市中大贏家的投資者一定要記住這一準則:尋找真正的領軍股,避免滯后股以及跟隨性投資行為。”(該段引文引自第四版)

 

“要買就買領導股!”

 

二、52周創新高法的三大優點

 

1、它能避免交易者主觀因素的影響;

 

受主觀因素的影響,我們個人所看好的,未必能夠得到市場的認同,不客氣的說,我們的買入十有八九得不到市場大眾的認同,能夠做到買入后不大跌一通的,已算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而用52周創新高法所挑出的股票,不必去細究業績,既減少了基本面分析的主觀誤差,很多時候,股票走強了很久后,業績才會披露出來;也不必去看某些技術分析所強調的圖表與形態,減少了技術分析的主觀錯誤,在這點上,我認為該方法遠強于大部分技術分析方法,因為強勢資金流才是形態的內在動因,所有形態都是資金流畫出來的事后產物,如果這股資金流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時,是不會管什么阻力與形態的。

 

52周創新高法的衡量標準,就是推動股票上漲的資金流的強度,是否有能力解套一年內的所有套牢者,創出一年的新高。

 

因為客觀,反而簡明。

 

2、它能節省大量的研究時間;

 

大部分喜歡賺快錢的人,都無法忍受自己的愛股窩在地上一動不動,用歐奈爾的話來說:“除非它往上漲,否則再好的股票也是爛股票”。說實在的,除非是想在下跌中越買越多,沒有人會不希望自己股票漲的,我也不例外。

 

時間,對于很多人并不值錢,但在能夠追趕財富的人眼里,時不我待,只爭朝夕。

 

搞基本面分析的人,得花大量的時間研究企業基本面,未來成長空間與實現的確定性,分析估值······

而搞技術分析的人,同樣得花大量的時間看盤,看圖表,以及各種我所不知道的離奇計算······

 

最糟糕的是,大量的時間花下去,還是很撞大運地買到一個萬年烏龜爬的爛臭股,沒有最慢,只有更慢。(呵呵,我經常碰到)

 

而這個方法簡單明了,只要每周統計創新高的股票(看相關報紙的統計數據或借助計算機軟件就可做到),然后在里面挑就可以了。

 

省時省力,一切都那么簡單。

 

3、在牛市能獲得較好表現

 

用這個方法挑選出來的大多是市場最熱門的股票(因為該方法強調要把“過去半年回報率最差的股票剔除”),可以說滿手都是強勢股,只要有行情(請注意這個強調),那可是四處開花,漫山紅遍啊。

 

而“管我財”也證明,那個朋友所取得的回報超過大部分投資者。

 

看到這些優點后,恐怕不少兄弟已經意蕩神馳,熱血沸騰,難以自制了。我卻要說,慢著!。

沒有最牛,只有更牛!

還有更牛的方法。

 

三、比52周創新高法更牛的方法

 

兄弟,你是要一個他人轉述的非完整袈裟版辟邪劍法呢?還是要一個完本的葵花寶典呢?

 

嚴格來說,“管我財”介紹的52周創新高法,早有人研究,有人叫做強勢股投資法,有人叫做動量投資法,有人叫做堅穩投資法,不管怎么說,其基本原理都差不多,也就是抓強勢股。

 

但是,“管我財”所介紹的這個52周創新高法,并不是其本人總結,且缺少風險控制手段,并不系統。

 

而我這里還有加強版更牛氣更完整的領導飆股投資法——也就是歐奈爾在《笑傲股市》中所介紹的CAN SLIM法。

 

歐奈爾是全球600位基金經理的投資顧問,并擔任資產超過2億美元的新美國共同基金的基金經理。他的選股模式既結合了基本面分析又考慮了股價強度分析。

 

雖然CAN SLIM法是基于強勢股交易法的優選改良,但歐奈爾并不承認,他說:“我自己都不知道‘動量投資法’究竟為何物,但是,有些分析家和記者在對我們的投資方法不甚了解的情況下,就將我們的投資方法歸類為動量投資法。他們稱我們的方法為‘買進股價漲幅最大的股票’或是買進相對價格最強勢的股票,然而,沒有一個明智的人會以這種方式投資。其實,我們的做法是,首先識別出具有優質基本面的公司,也就是考慮公司是否有獨一無二的產品或服務使該公司的銷售額和收益率不斷上漲;然后,當該公司的股票在牛市中已經突破調整的價格形態,我們就買進并持有;等到股價還沒有達到戲劇性的高點時,再將其拋出。”

 

就其方法的實際業績來看,是相當驚人的:

 

1、他的一位合伙人大衛·萊恩贏得了1985-1987年美國投資冠軍大賽(美國投資冠軍賽不是一段紙上談兵的競賽,與賽者必須投注自己的資金在自己的賬戶上實際進出)的頭獎,1985年以凈值成長161%奪魁,1986年獲利160%,1987年再增118%。

 

2、另一位合伙人李·費利史東在24歲時參加1991年美國投資冠軍大賽。他運用該法推動凈值成長279%,拿到第2名,1992年,他獲致120%的報酬率,再奪亞軍。

 

3、《證券市場周刊》2012年2月4日總1768期對該方法進行了介紹,相關文章還進行了測試:“2007年至2011年9月1日區間,我們根據歐奈爾的CANSLIM選股模型構建的A股投資組合絕對收益率累計達到647%,遠勝滬深300指數同期39%的漲幅,超額收益累計高達608%!”(小小辛巴注:其中穿越了2007-2008年大牛熊,2009年大反彈及2010-2011的漫漫熊市)

 

四、此類交易方法的三大缺點。

 

雖然歐奈爾不承認自己的方法是強勢股投資法,但分析其實質來看,仍然可以認定,充其量也就是加入了基本面分析的篩選過程而已。這與52周創新高法的那位老兄在創新高的股票中作篩選,并沒有太大的區別。

一個是先篩后選,一個是先選后篩。

 

1、它們的共同優點是牛市表現特別好,而它們的共同缺點就是難以適應熊市。

 

雖然,“管我財”說他的朋友用此方法在熊市也取得驕人戰績,但在我看來,要么是他沒有完整體現這位朋友的風險控制系統,要么就是這位朋友很幸運。

 

我們以52周創新高法為例說明:從它的轉換來看,是有問題的。

“累積滿四十只股票后,如果出現股票池中還出現新的52周新高股票,把四十只股票中,過去半年回報率最差的股票剔除,然后把注碼平均買入新的52周新高股票;如果一直沒有任何新的52周新高股票出現,則一直持有這些股票,直至創下52周新低的箭頭出現時才賣出。”

 

也就是說,它不斷追逐新的創新高股票,暫且不論其頻繁換手的交易費用與有些地區征收資本利得稅的損失,僅按其交易模式發展,也會一路買到牛市最頂峰(這個位置創新高的股票最多)。

如果不能及時在齊齊暴跌中止損,都等到52周新低時才賣出(大部分如此),也就得跌到一年的最低點,這樣得損失一大塊曾經賺到的利潤。

接下來再去追反彈中創新高的,如果大反彈之后再來一次大跌(通常都是這樣),基本就回到平均水平了。

 

我們以2007-2008年的部分股票為例:

2007年有色金屬股票表現是相當猛的,有不少都在6000多點創出了新高,假設以創新高法最后買的是云南銅業這樣的股票(大約98元左右)。

那么跌到52周的低點,將會跌到20.58元,這樣得損失近80%,也就意味著你哪怕是十年翻了一百多倍,這種跌法都快回到起點了。

如圖:

 

 

也有人會說,這期間,難道就沒有創新高的股票出現嗎?

是有,但其下場也好不到哪去。

我們假設他在54元換入了創新高的230元上下茅臺,等到茅臺創52周新低時(120元上下)才賣出。換算成云南銅業的話,相當于跌到28元左右的位置,這比一直持有云南銅業較好,但損失也高達72%,只少損失7、8%左右。

如圖:

 

 

照理來說,茅臺都跌到這么慘了,是該買而不是賣的時候,但按照該法,卻是應該賣出,然后再去等待追逐創52周新高的其他強勢股,這樣不僅錯失真正的大牛股,還由賬面虧損變成了實際虧損。

 

歸根結底,這種以市場波動為導向的方法,如果沒有一套止損的保護措施,碰到那種大上大下的牛熊市,一定死得很慘。

 

而歐奈爾的交易系統是比較完整的,他不僅有止損策略,還有大盤逃頂的分析方法。

 

2、不要輕視反復止損的危害。

 

但以我的研究來看,試圖止損往往以為自己有保護措施,從而有放大風險隨意投機的心理放松傾向,而反復止損是把利潤交回股市的最快方法,不僅不能提供任何保護,還要交不少學費,如果以7%作為止損線(實際止損經常超過),三次止損就得損失20%以上,再多來幾次,估計早已輸得無力東山再起,如果虧掉的只是利潤尚好,但從實踐來看,大部分人是一買入就得止損了。

 

3、不仔細研究基本面(包括那些浮光掠影地只看短期基本面),難以避免重大錯誤。

 

最糟糕的是,如果只看強勢不仔細研究基本面的話,用創新高法買入的話,很可能錯買了業績有問題的股票,一旦狂跌,連止損都止損不了。

近期最典型的例子,莫過于重慶啤酒,該股曾經強勢創出歷史新高,如果在剛剛突破時追進去的話,還能頗幸運地賺到一個漲停板。

如圖:



 

但更戲劇性地故事還在后頭,就在大家憧憬著領導股大飆升時,該公司卻公布疫苗研制失敗,多年泡沫一次戳破,而且是在最頂峰,接下來的連續跌停,讓大部分人都無法止損出逃。

如圖:

 

 

需要補充說明的是,歐奈爾也強調要躲避熊市,因為他知道自己的方法一旦碰到熊市,遭遇會很慘烈。

就連他那兩位出眾的學生之一,也在別的書中說過,曾經用歐奈爾的方法取得非常出眾的成績,但是,后面卻全部打了水漂,他不解地去問歐奈爾,歐奈爾告訴他說:“因為這是一個熊市。”

熊市中追強勢股絕對是死得最徹底的方法。

 

盡管歐奈爾為了完善自己的方法,而提出了多條觀察大盤預防熊市的方法,但根據我的實踐來看,大盤情勢更不好判斷,熊市來的時候無人知曉,只有跌得很慘時,大家才確認熊市,而真的跌得人人叫慘的時候,可能牛市已在悄悄孕育,有些人卻在迅速逃離。

 

以我17年的交易經驗來看,基本上沒人能夠躲得過熊市。更沒有多少人能夠及時識別牛市。

 

最后,從發展前景來看,這種方法終究是小資金的操作法,到達一定級別后,是沒辦法用的,很難想象操作大資金的人還在整天追強勢股,而一旦養成這種習慣,就無法再用更穩健的方法,終究沒辦法做大。當然,大部分小散就沒必要擔心這點了,在眾小散們看來,先快速做大,才是關鍵。這點專為那些志大才疏的人準備的。

 

五、我的幾次具體運用

博友“農民”說我和同福當年是歐奈爾的鐵粉,這種說法沒有錯,當年的我,僅《笑傲股市》這本書就買了十幾本,家里放幾本,工作的地方放幾本,隨處可見、可讀,對這本書我看到差不多能背。

 

我的幾次實驗:

1、1999年初的許繼電器(無知的失。

當時,我用這個方法挖掘的第一只股票就是許繼電氣,具體過程我已在小小辛巴辨股析圖13(桂林三金之五)中詳細說了。

從介入時的強度與業績增長分析來看是標準的。

如圖:

 

但是,最后卻在該股創新高后的意外大跌中止損出局。(事后來看,如果多看看其優良業績,應該會更有耐心一些的。)

如圖:

 

 

2、1999年末的銀廣廈(荒謬的成功)

第一次失敗,我并不認為是方法不行,而是我在股價強度與分散投資上做得不夠。

所以,我后來做了分散交易的嘗試,其他那些或勝或負的交易我大多忘了,但最令我難忘的是當時用部分資金買的銀廣廈(現已淪落為ST廣廈)。

我現在已經忘了當時銀廣廈的具體業績怎么樣,但買之前肯定是增長的,買之后更是成了著名的優良業績白馬,最后被披露造假而崩潰。

為了力求簡單,我這里僅就圖說圖。

 

如圖:

 

 

該股在我介入前創出了一年的新高,在歷史最高價附近橫盤半年以上(強勢表現),注意最后橫盤階段的逆大盤強勢上漲(這也就是“最出眾的股票在開始其最具爆炸性的股價上揚以前,就已經比其他近90%的股票更優秀了”的直接表現。對比大部分股票相對漲幅是這類方法的實質,圖形與新高都只是一些客觀表象)。

 

需要指出的是,要統計階段強勢是比較麻煩的,我采用了簡明的辦法,即把大盤指數與個股疊加,如果超越指數,也就意味著比大部分股票強,這個習慣這么多年我一直保留下來,這也就是大家在我的辨股析圖中經?吹絺股與大盤指數疊加的原因。雖然我不再把相對強弱作為主要分析依據,但觀察與解釋個股的階段強弱還是很清楚的。

 

如圖:

 

 

買入銀廣廈以后,沒有多長時間就翻了三倍,我沒有撐到后面更多的一、兩倍利潤就賣了,主要是當時同福提醒我說,這些收入大部分來自國外的,沒辦法核實其收益的真實性,所以,我見好就收了,哪想到后來銀廣廈被揭露,所謂的業績優良都是假的。

 

可見,用這個方法是能篩選出最強的股票,卻無法避免找到最假的股票。

 

3、2002-2005年我基本上就是打醬油與挨板磚,因為這個方法在熊市中會碰到很多次假突破,很多強勢股最后都跌得特別慘。

 

4、2006年的華蘭生物、雙鷺藥業、2007年的云南銅業(鮮花與掌聲齊飛,醬油共板磚俱來)

經歷幾年的磨礪之后,隨著基本面分析能力的不斷提高,我已經不再唯強勢論了,但仍脫離不了找強勢股的影響。

以前系列文章中曾經反復提過的華蘭生物、雙鷺藥業(創出52周新高后在歷史高位強勢橫盤半年以上)我就不多說了。

如圖:




 

還有一個股票,我沒怎么好意思提,那就是云南銅業。

這個股票當時在歷史最高價附近半年以上,當時我的幾個朋友跟著我在它再次創出歷史新高后的16、7元左右買的,可以說是歐奈爾法的標準形態。

如圖:

 

 

漲到大約75、6元上下,我覺得已經夠瘋了,不僅自己賣還叫兄弟們賣,有一個好朋友聽股評說會漲到100塊以上,死也不賣,我也沒辦法,但看著這個股票后來一路漲到98塊,我少賺了一倍多的利潤,心里后悔得要命,可是,再瘋的牛市也有終結的時候,大盤開始暴跌,云南銅業與100塊的目標位只有一步之遙就掉頭向下了,一路跌到了6、7塊(那位朋友一路持有到底),所有榮耀都成泡影。

如圖:

 

這個教訓告訴我,用這個方法能夠篩選出最強的股票,但卻無法避免撞上波動幅度最大的股票。

 

考慮到該方法的三大缺點:

1、“因為買得過高而反復止損”(許繼電器的例子);

2、“無法應對無人提前知道的熊市”(我在2002-2005年基本都是浪費時間);

3、根本弊端在于不注重公司質量的研究,很容易撞到假公司或一時泡沫公司(銀廣廈、云南銅業的例子)。

 

所以我最終放棄了歐奈爾的方法,并綜合多年經驗,形成了自己的以安全邊際為核心,注重長線交易價值、合理安排組合與倉位的容錯交易系統(詳見即將在今年五月出版的拙作《重劍無鋒—小小辛巴交易手記》),不僅安度2010-2011年的熊市,還敢于在歐奈爾最反對的弱者恒弱狀態下,在茅臺跌勢最猛烈的時候,在一百一十元(前復權)的價位,重拳出擊,以百分之四十以上的倉位全力買入茅臺(詳見之前有關茅臺的辨股析圖文章),從而保證了整體賬戶繼續增長,大幅超越指數,雖然我后來在兩百元以上的位置減倉了近百分之六十的茅臺(收回投資后實現零成本),騰出資金在前段時間抄底建倉其他長線好股,但目前茅臺仍然是我的第一重倉股,我仍將長期持有下去。

如圖:



 

五、對想抓強勢股的童鞋的建議。

 

綜合來看,52周創新高法與CAN SLIM法這兩種相類似的方法有很大的成功概率,也有極大的危險,一切取決于個人的運氣。

對于絕大部分急著想要在這個弱牛市中打一把翻身仗的朋友來說,這兩個方法也不失為較快的辦法。

 

我沒有權力阻止各位朋友一試,作為過來人,我只想做一些風險防范的提示。

 

52周創新高法,比較機械、簡單,容易運用,但弊端就在于沒有止損的保護,一旦市場大反轉,就會很慘,當然啦,其優點也就在于不會因為市場的短期波動而在止損中三振出局。

因此,想要照此操作的人,我建議應設定15%的止損位,這樣能夠提供一定的保護。

 

而對于想要采用CAN SLIM法的人來說,重要的是要特別注意分散風險(這是防止碰到重慶啤酒那種無法止損逃脫的重要措施),要把資金分成五至六份(我過去的主要錯誤是單押一只,后人可踏著我的血路前進)循環使用,注意從前三十檔創新高股票中挑選合適的標的操作(優先選用業績優良的第一次創新高的陌生股票,形態與突破不重要,強勢橫盤的時間更重要,這是我過去的多年經驗總結)。

 

六、最后的告誡

 

而對于極少數力求穩健的人來說,舍得放棄恰恰是成功的另一個標志,他人收獲快速賺到手的錢,而我們收獲長遠致勝的穩定心態。因為我們知道,這兩種方法不管怎么優化,終究還是以市場波動為導向,而這正是大部分理性的投資大師所反對的。

巴菲特所說的類似語言講得太多,我就不再引述了。

 

我這里主要引用兩位對股市多年數據做了充分研究的大學者的話:

 

伯頓·馬爾基爾在《漫步華爾街》中說:(小小辛巴注:他把該方法叫做“相對堅穩法”)“相對堅穩法:一個投資者應買入并持有現在表現頗佳的那些股票,即近期內優于一般市場指數的股票。反之應避免購買,甚至應賣空與市場總體相比表現較差的股票。盡管在某些時期,股價相對堅穩策略似乎確實優于買股持有策略,但并無證據說明可以一直采用這一策略。以25年為期對股份相對堅穩規則進行的計算驗證表明,在計算了經紀費用之后,這些規劃并不能勝過簡單地買股持有這一投資策略。”

 

格雷厄姆在《聰明的投資者》中說:“冒著疏遠讀者的危險,我明確地說本人并不認為普通交易(全面參與市場活動)或有選擇的交易(選擇在一年左右時間中比一般股票在市場上表現更好的證券)在投資實踐中有什么作用。二者都有投機的特點,因為要使其取得成功,靠的不僅是投資者的預見力和交易能力,還要求比同一領域的大量的競爭者更聰明。”

 

此外,有兩位博友也對該法做了仔細思考,雖然他們不是大師,但是,其理性而實證的研究也值得我學習,附錄如下:

朱文2012-04-29 23:18:26:

“第一眼看到管兄的這個方法論(是他自己推論的,他朋友并沒有告訴他具體方法),就感覺有些問題。

自己也玩股票十來年了,之前大部分時間都是技術、跟莊,什么方法都試過,最終還是認為投資賺錢,主體將來自做生意成功與否,最關鍵就是能否預測準未來幾年哪些行業、哪些公司會紅火,輔助部分來自市場情緒、心理波動帶來的估值差。

而管兄的這個方法,本質是一種機械、技術分析,從證券市場百年歷史來看,成功的投資者無數,但幾乎沒有這一領域長期可持續的成功者,從這種概率上講就是有問題的。

簡單理性的看,如果存在一種簡單易學的數學方法可以持續性戰勝市場,那么這種方法必然會被越來越多的人采用,尤其在現在信息傳播技術發展很快的今天,這種方法的有效性將變得很短。

因此從根本上看這就是個悖論,即這種方法肯定是無效的,即便短時間內有效,那么也將很快變得無效。

再升華一些,實際上我們聽到這類故事的時候,不是帆動,也不是風動,而是心動。如果認識不到這一點的人,恐怕難以成為理性投資者。”

 

 

“辛巴兄就是活字典。我的結論也差不多。

這幾天我自己寫了一個軟件,對所有的ABH股用52周新高驗證,用60日均線驗證。結果就是:遇到茅臺,張裕B,伊泰B這類大牛股,持股不動勝過一切方法。遇到思捷李寧這樣的超級垃圾走勢,確實能避免后面的下跌。遇到一輪持續1年左右的熊市,這種方法毫無用途。但前提是你根本不知道何時熊市。

以上海大盤為例統計從91年到現在所有上市的股票,如果上市就買入平均收益是3.02倍,如果采用52周新高法,收益率是2.92倍。香港市場的統計結果分別是1.65倍和1.59倍。

如果加上基本面分析,52周新高法作用會更好,但如果加上基本面分析,耐心持有優質股勝過一切方法。

目前香港市場弱勢股地雷頻出,強勢股又不斷突破,52周新高法目前確實比較有效,但你無法確定市場何時開始追逐價值股,特別是一輪大熊市后,價值股隨時可能強勢反彈。”(小小辛巴注:這位老兄好厲害,自己編軟件。呵呵,天下功法,唯快不破,想采用此法的可去跪求,)

 

原來,只想寫個小短文的只言小思,卻沒想到寫了這么長,還請各位見諒。

 

總之,路有很多條,沒有哪一條是好走的,我選擇最安全的路緩慢前進。

雖然遠離喧囂和繁華,

但卻可以靜心聽聽夜鶯的吟唱。

炒股知識欄目導航

本類熱門

相關文章

初高中全集在线视频_9久9久女女热精品视频免费观看_人人澡人一摸人人添_yy6080理论亚洲一级理论人